光耀之靈魂意象與探索─記林順孝星際抽象繪畫

        黃海雲

感謝東海大學指導教授黃海雲老師,2016年為個人創作脈絡譜下最精闢的註解及論述 

     對某些人言,繪畫是一種信仰,一種生命意義的履行。認識的林順孝,是一位平淡謙和的君子,保守內斂。多年來他除工作上班外,一直寄情於繪畫創作,二十年如一日,從早期繪作的寫實風景畫到近期類星際的浩瀚抽象,歷程上經驗了多年苦心轉折,推展。然而一而貫之的是他強烈的個人氣質與能量,表現在畫面則又充斥一種濃憂鬱的詩情與光輝的畫意。

    藝術創作的孤寂與挫折,唯一仰賴的是希望與熱情,多年的創作熱情與抱負,驅使順孝毅然辭去原有的事業,全心投入專業繪畫創作,西方常流傳:一個深俱藝術天分的靈魂,不論當前從事何種職業、生涯,終究他會聆聽到他內心聲音的召喚,回到藝術的本位。宗教上常用皈依(Conversion)來形容由俗世轉向信仰的歷程,對順孝來說,這是他成為一個畫家的宿命。

    在研究所的課業與體驗、讓順孝能夠吸收許多近代,當代藝術思潮,融入他個人創作理念,後現代新浪漫主義精神,似乎又點燃他內心蘊藏浪漫意識的火種,讓他可以拋棄傳統寫實、寫景之外在表象,而進入自我內心對隱晦幻象的探索,繪畫中抽象形式與語彙,可以釋放傳統物象之束縛,讓人自由自在,隨心所欲,淌漾於情感的波濤,神遊太虛。

    畫是隱藏在內心慾望與圖像,故必須以繪事以促成,順孝在繪畫性的傳承脈絡上,沿襲了50年代紐約畫派,抽象表現主義最特色之繪畫方式,”行動繪畫”(Action painting)以潑灑繪畫(paintly)之交互作用,換言之是強調繪畫過程中之自由奔放與揮灑,回歸人性內在的律動與獸性。本質上,順孝以一個東方人的穩重與內斂,面對西方抽象表現主義繪畫中,內在直覺律動與狂野放肆作畫方式,被順孝文人氣質內化了,轉換為一種韻律與抒情的氣象,流動的雲彩筆意,閃耀的煙塵光影,虛無飄渺的迴旋氣流縈繞期間,讓順孝的畫面,總是添增了一層濃烈詩意的情懷。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在創作觀念上,順孝的星際山水抽象畫作,可以回溯到十九世紀初,北歐浪漫主義風潮的啟發。藝術創作,不是依賴事物或自然的外表視覺,而強調經驗中的非理性,和超自然因素,企圖超越物質與實證境界,直接指向精神與靈性的最高意境,如德國的佛烈德利希(Casper D Friedrich 1774-1840)所作許多海景與山水風景畫,畫面中浩瀚蒼冥的天空,皚皚的雪山孤峰,凝凍的激情與寂靜,將觀者導入一種冥思與空靈,在順孝求學期間,這些觀念給予他深沉的啟發,但有別於十九世紀浪漫北歐的冷峻與孤寂,順孝許多作品中,於北歐空靈意識般的畫面,另添加我們台灣光輝的日耀雲彩與流盪大氣,北歐對太陽的崇拜與救贖的期盼,轉換為順孝畫面中光明與希望的散播。

    二十世紀來,繪畫在顏料材質運用上,受現代主義思潮影響,有更新的选變,文藝復興將顏料扮演賦色與質地轉換的功能,使顏料消失本質性,轉換為肌膚、織物、金屬等之外表呈現。現代繪畫推展的一個重要觀念,即重行重視顏料本質上的處理,畫面顏料,色彩的堆疊、跡痕,皆有其自我生命意義的呈現,不須臨摹己身之外物方得以存在,戰後紐約畫派之行動繪畫將這種揮霍潑彩推廣到高峰。當順孝以個人特殊方式、潑灑顏料於畫面,顏料流動相濡,色彩互溶,在創作者導引下,流賦為各種造型與交融色韻,純真自然,不留一些人工斧鑿而氣象萬千。聆賞順孝畫面流動韻彩之變化,春雲乍展,瑰麗華嚴之景象,總令人心曠神怡,神往於無垠浩瀚之冥冥。

    風景畫在西洋美術史中,各不同時代有其不同訴求與涵義,順孝的星際山水抽象,是以二十一世紀人的觀點與思維,將傳統浪漫主義藝術家眼中的自然充滿靈性與精神的自然,予以重新詮釋,重行賦予一個新時代的面貌與意義,順孝星際抽象繪畫,拋棄傳統抽象繪畫之純粹性與絕對性之定律而融入了某些具象元素,讓抽象具象化,具象抽象化,互質對應,回應了後現代主義中多元複質之觀念,讓觀者可根據自我生存體驗去詮釋與認知。

    達文西視繪畫為靈魂的意象(Intension of the soul),是一種內心的洗鍊與探索,經由畫者的思念,情感與熱望,精心用手繪至於畫布。順孝二十多年在繪畫領域的探索、努力、苦澀艱辛的創作歷程,終於破繭開展,彷彿穿透一道神祕的星門,攤開在大眾眼前的是一系列光耀輝煌,充滿氣勢的畫作,帶予觀眾光明、希望、以及靈性的歡愉。

(作者為東海大學前文學院院長,美術系主任)

發表者:turnerlin09

創作簡歷: 1962年出生於台中市大里區、東海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、台中市當代藝 術家。 重要獲獎: 1.2015年獲選藝術薪火相傳「第6屆臺中市美術家接力展」。 2.2016年榮獲第17屆南投縣玉山美術獎油畫類首獎。 3.2020年入選法國秋季沙龍展(Salon d'Automne)。 4.2021年入選法國藝術家沙龍展(Le Salon Société des Artistes Français )。 展歷: 於南投縣文化局、東海大學藝術中心、彰化縣文化局、台中市文英館、屯 區藝文中心、大墩文化中心、台北國父紀念館、台中市葫蘆墩文化中心、 港區藝術中心、高雄市文化中心至真堂一館、彰化藝術館、新北市藝文中 心第一展覽室、嘉義市文化局文化藝廊及台北新藝術博覽會、台灣藝術博 覽會等展場個展15場次;參展台中市當代藝術家聯展、法國秋季沙龍展、 法國藝術家沙龍展等國內外聯展30餘場次。

有一則關於 光耀之靈魂意象與探索─記林順孝星際抽象繪畫 的留言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